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专业硕士 >

高职扩招政策为乡村振兴提供人才引擎

2021-05-13 09:30 未知

  “三农问题”关系国计民生。在村庄复兴战略推进过程中,培养一支留得住、用得上、干得好、带得动的“永久牌”村庄复兴带头人部队尤为重要。
  
  2019年,恰逢高职扩招,涉农院校和专业纷繁呼应、发力,这给了更多农人进校学习的时机和平台。
  
  高职扩招方针,为村庄复兴供给人才引擎,为当地农业发展注入新动能。在此背景下,农业类职教专业的设置与立异,人才培养形式的改革与深化,都是值得深入探求和考虑的问题。
  
  本年7月,在甘肃农业工作技能学院参与完训练后,来自甘肃省陇南市西和县稍峪镇郭河村的85后致富带头人郭小平一边忙着秋收,一边又在自家饲养场盖起了圈舍。与此同时,他还养成了一个好习惯——只需有空就拿出训练班发放的教材,仔仔细细读上一会儿书。
  
  和郭小平相同,安徽省联盟双玉生态种猪饲养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宏利也爱上了学习。自打考进安徽农业大学畜牧兽医专业(高职),他经常和班上的师生沟通创业进展和生态饲养思路。这名有着近20年饲养经验的“老把式”慨叹,等了20年,圆了“大学梦”,仿佛找回了刚创业时的忙碌状态。
  
  村庄复兴,离不开人才支撑。随着“三农”工作发展,农业现代化进程加快,新型工作农人集体出现,越来越多的农业从业者意识到技能和常识的重要性,传统的靠经验吃饭、靠天收成的理念不再吃香。
  
  而培养习惯现代农业发展需要的技能人才,也成为高职教育面临的现实“考题”。近年来,不少大中专院校依托专业特色和当地实际情况,将教学探索搬到“田间地头”,产教交融培养新农村建设者。
  
  农人走进讲堂“又变成了学生娃。”郭小平有些羞赧。小时候,他是村里有名的“捣蛋鬼”,“硬按都按不到书桌前”,初一没读完,就早早停学外出打工。
  
  2018年,已经在天津一家家具商场担任下料车间主管的郭小平几经思索返乡创业。他拿出多年积累的10万元,又找亲戚朋友凑了10万元,办起了种饲养农人专业合作社。其间,郭小平还专程前往河南一家同类型的种饲养场学习技能,但一段时刻下来,他觉得自己仅仅“学会了皮裘”。
  
  技能不足、缺少办理、无法把握商场走向、不会操控本钱,合作社成立的第一年,郭小平投进去的20万元打了水漂。
  
  想到自己死后还有十来户贫困户,郭小平决定咬牙再扛上一年。这次他吸取教训,分批出栏生猪,并在一次观赏学习过程中,了解到“规模饲养、发酵肥料、科学栽培、加工饲料,再用于饲养”的环形工业形式,尝试着带领合作社社员种上了20多亩的板蓝根和10多亩地的桔梗。2019年,合作社终究实现盈利,填补了上一年的亏空。
  
  尝过一次甜头,本年7月,村干部再次告诉甘肃农业工作技能学院要开设训练班,郭小平兴冲冲报了名。
  
  “难得的学习时机,还管吃管住,说啥咱都要珍惜。”抱着这样朴素的主意,郭小平再次踏入阔别多年的讲堂。
  
  一开端,这位农家小伙子还有些发怵,觉得自己文化程度低,或许听不懂这些专家教师的高谈阔论,但教师一张口,他的心就回到肚子里了。
  
  国家惠农方针,农业科技常识和实用技能……教师把常识点抠得很细,“举的例子、说的话更是咱们农人听得懂的大白话。”几天下来,郭小平越听越有味。
  
  他不只养成了课上记笔记的好习惯,课后回到“宿舍”还会和同批学员一同沟通训练心得,就连课间休息时刻,他也会针对自己的疑问追着教师问问题。
  
  训练的最后两天,校园安排学员前往兰州附近的农业示范园、食用菌培养基地、村庄旅游示范基地观摩教学。本身就对观赏环节饶有兴趣的郭小平更是如饥似渴,不放过现场的每一个细节。
  
  和郭小平相同,来自定西市陇西县巩昌镇园艺村的张虎军也变成了不折不扣的“模范生”。
  
  作为甘肃农业工作技能学院村庄复兴学院中医摄生保健专业的首批扩招学员,自2019年入读以来,村医出身的张虎军就为自己定下了“4年修完一切课程、每门学科不低于80分”的学业目标。
  
  不同于参与短期训练,现年43岁的张虎军计划先提升学历,再去报考全科医师执业资格证,成为村里1000多名同乡眼中更加值得信任的“张大夫”。
  
  因为家境贫寒,张虎军仅有初中学历,但他为人勤奋好学,一直在村里担任赤脚医师,前些年还考取了村庄医师执业证书。然而,张虎军并不想以此为终点,他仍是期望自己能成为医疗部队里的“正规军”,可受限于学历,他的愿望一时难以实现。
  
  2019年,得益于高职院校“百万扩招”方针,张虎军总算收到梦寐以求的录取告诉书学习中医摄生保健专业。他想着,一方面提升自己的工作技能,另一方面,凭借家园甘肃陇西打造“我国药都”的关键,发展中医康养工业。
  
  为此,他每天都会打开网课认真学习,也从不缺席面授课程。教师教了针灸,他就瞄准自己身上的穴道往下扎,教师教了按摩,他也会在家人身上先操练。此外,他还请缨担任了2019级扩招中医摄生专业(陇西)班的班长,帮助教师敦促其他71名学员准时学习。
  
  现在,张虎军已经成为正在读六年级女儿的学习典范,父女俩常常一同看书、写作业,相互监督,就连期末出了成绩也会凑在一块儿比个高低。
  
  倒逼农业立异开放办学,不只让广大农人有时机进入高校学技能,还加强了专家与农人、科研与农业的紧密结合。不少高校教师就主动成为学员身边的“技能员”,将论文写在大地上,把成果留在农人家。
  
  接连10年每年的育苗准备工作开端前,叶国庆都要咨询一下他的教师——宁波城市工作技能学院的祝志勇教授才放心。“怎样培养新种类,怎样育苗,怎样实现盆栽育苗、大树全冠嫁接……”祝志勇也给了叶国庆诸多帮助。
  
  本年受疫情影响,苗木出产复工有所推迟。3月初,在叶国庆复工的第一天,祝志勇就派出他的槭树科技立异团队成员专程赶赴复工现场进行出产技能指导。
  
  暑假,祝志勇更是亲身去叶国庆的栽培基地现场指导了两三次。他建议,叶国庆根据商场行情大量培植青枫苗,以备槭树良种嫁接扩繁之需。
  
  “一株苗的繁衍本钱大概是1.5元,以平均每株30元的商场售价来算,1万株能够赚近30万元,10万株就能够赚近300万元。”祝志勇给学生算了一笔账。
  
  跟祝志勇结缘,是在2010年宁波城市工作技能学院承办的宁波市“优异农人进大学”训练班上,当时,叶国庆由宁海县推荐参与该班。本来训练就一个月时刻,但在回家前,叶国庆和祝志勇互留了联系方式,成了朋友。
  
  2019年,叶国庆再次以“社招生”的身份进入宁波城市工作技能学院就读园艺技能专业,成了祝志勇的学生,也正是这段师生缘,让他走进了苗木行,走上了致富路。
  
  “小叶是个很认真也很会考虑的人,一点就通。”祝志勇说,他曾在课上建议苗木栽培要面向需求多样化的商场,不能在一种苗上吊死。叶国庆把这话听了进去,从槭树种质保存基地里剪了100多根优秀槭树种质的枝条,回去搞了10多亩地来嫁接繁衍。
  
  这几年,随着人力、土地承包价的不断上升,苗木生意不像以前那么好做了,但叶国庆却因培植的种类多,切入商场的途径多,尤其是抓住了居民家庭消费这个巨大的园艺商场,生意欣欣向荣。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自己出不去,客户进不来,叶国庆更是发挥了自己脑子活、思路多的优势。白天起苗、包装、发快递,晚上在抖音、淘宝、微拍堂上卖苗。直销几个月下来,足不出村,竟然赚了25万元,还有了下半年40多万元的订单,远超去年一整年的销售收入。现在,叶国庆正积极洽谈土地承包事宜,计划把现有的40余亩栽培地扩展至60亩。
  
  “产教交融这种人才培养形式的效应,在小叶这样的‘社招生’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他们本来就处在出产一线,今日听课,明日就能够把讲堂常识应用于实践,新技能和新种类的转化很快,然后能够大大缩短出产技能转化为出产力的时刻。”祝志勇说。
  
  2019年,呼应国家高职百万扩招方针,安徽农业大学面向社会招生1719人,归该校持续教育学院(工作技能学院)办理。其间,一线农人和镇、村运营办理人员占比40%,70后、80后居多,许多学生本身便是饲养、栽培大户,或是有回乡创业意愿的人。
  
  文章最初说到的陈宏利便是高职教育的受益者。2002年,他就揣摩养猪并专门去福建学习饲养。2009年,他来到安徽肥东县,正式兴办饲养场。规模最大时,养了1000头种猪。但2016年的一场蓝耳病,让陈宏利一会儿损失了近200万元。尔后凡是出资扩建项目,他都有点忧虑。
  
  去年6月,知道安徽农业大学接收高职生的消息后,陈宏利第一时刻报了名。他坦言,自己期望学习专业常识,也期望学习国家最新的方针法规,了解饲养业未来发展方向。
  
  入学一年来,老陈的收获可不小。平常忙完工作他就和教师同学在线上沟通。此外,还会定时前往安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由教师当面授课答疑。为了让学员搞饲养更加称心如意,校园还贴心肠将兽医资格证考证常识纳入了教学大纲,并时常安排实训。
  
  在该校坐落安徽定远县的江淮分水岭归纳实验站观赏期间,一直想做生态饲养却苦于没有路子的陈宏利得到许多新启示。
  
  “猪粪等污染物怎么处理,怎么实现再利用?”实践课结束后,陈宏利立马回到公司,和股东们商讨对策。终究,在校园专家指导下,公司尝试对猪粪进行微生物处理,将沼液、沼渣发酵再利用,打造“养猪——蔬菜栽培——养鱼”一体化的绿色循环农业。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