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共课 > 经验分享 >

《琵琶行》与《李凭箜篌引》对比赏析

2021-06-15 13:01 未知

  作者:江苏 朱庆和

  [原文]

  《琵琶行》(节选)

  白居易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意。

  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滩。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舟西舫悄无言,惟见江心秋月白。

  李凭箜篌引

  李贺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赏析]

  白居易《琵琶行》(节选)与《李凭箜篌引》两首诗在音乐描写上颇为平分秋色,异曲同工,成为唐代诗歌史上表现音乐艺术的两朵瑰丽的奇葩。探究其中的音乐意境,同中有异,异中有同。两位诗人都借助奇特的想象将抽象的音乐转化为具体的物象。前者高度赞扬了琵琶女高超的琵琶弹技;后者高度赞扬了李凭演奏箜篌的卓越技巧。所不同的是《琵琶行》还通过琵琶女的遭遇反映了当时黑暗腐朽的社会现实,从而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倾注于音乐之中,借助琵琶之声传达了出来。诗中除了描写弹奏琵琶之外,还引出了个人身世的述说,同时也勾起诗人自身辛酸的回忆,表达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别曾相识”的主题。而《李凭箜篌引》从开头到结尾都是描写演奏者弹奏的艺术魅力。即从物到人,从地上到天上,全都写到了。由此可见,两首诗在音乐描写上虽然都是借助大胆奇特的夸张、想象来表现乐音的不同凡响,然而,《琵琶行》中演奏着的《霓裳》和《六幺》是当时真实可感的音乐作品,通过它演绎着琵琶女的凄楚身世,所以,当属于现实主义;而《李凭箜篌引》弹奏的“箜篌引”,虽为乐府相和歌旧题,但全诗并非将演奏者与乐曲和人生结合起来,具有“纯艺术”的音乐特点,所以,整首诗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下面我们来具体解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