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共课 > 经验分享 >

《论语》之子罕篇解析

2021-06-14 20:28 未知

  作者:佚名

  【本篇引语】

  本篇共包括31章。其中著名的文句有:“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彫也”;“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本篇涉及孔子的道德教育思想;孔子弟子对其师的议论;此外,还记述了孔子的某些活动。

  【原文】

  9·1子罕(1)言利与(2)命与仁。

  【注释】

  (1)罕:稀少,很少。

  (2)与:赞同、肯定。

  【译文】

  孔子很少谈到利益,却赞成天命和仁德。

  【评析】

  “子罕言利”,说明孔子对“利”的轻视。在《论语》书中,我们也多处见到他谈“利”的问题,但基本上主张“先义后利”、“重义轻利”,可以说孔子很少谈“利”。此外,本章说孔子赞同“命”和“仁”,表明孔子对此是十分重视的。孔子讲“命”,常将“命”与“天”相连,即“天命”,这是孔子思想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孔子还讲“仁”,这里其思想的核心。对此,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也已评论,请参阅。

  【原文】

  9·2达巷党人(1)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2)。”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

  【注释】

  (1)达巷党人:古代五百家为一党,达巷是党名。这是说达巷党这地方的人。

  (2)博学而无所成名:学问渊博,因而不能以某一方面来称道他。

  【译文】

  达巷党这个地方有人说:“孔子真伟大啊!他学问渊博,因而不能以某一方面的专长来称赞他。”孔子听说了,对他的学生说:“我要专长于哪个方面呢?驾车呢?还是射箭呢?我还是驾车吧。”

  【评析】

  对于本章里“博学而无所成名一句”的解释还有一种,即“学问广博,可惜没有一艺之长以成名。”持此说的人认为,孔子表面上伟大,但实际上算不上博学多识,他什么都懂,什么都不精。对此说,我们觉得似乎有些求全责备之嫌了。

  【原文】

  9·3子曰:“麻冕(1),礼也;今也纯(2),俭(3),吾从众。拜下(4),礼也;今拜乎上,泰(5)也。虽违众,吾从下。”

  【注释】

  (1)麻冕:麻布制成的礼帽。

  (2)纯:丝绸,黑色的丝。

  (3)俭:俭省,麻冕费工,用丝则俭省。

  (4)拜下:大臣面见君主前,先在堂下跪拜,再到堂上跪拜。

  (5)泰:这里指骄纵、傲慢。

  【译文】

  孔子说:“用麻布制成的礼帽,符合于礼的规定。现在大家都用黑丝绸制作,这样比过去节省了,我赞成大家的作法。(臣见国君)首先要在堂下跪拜,这也是符合于礼的。现在大家都到堂上跪拜,这是骄纵的表现。虽然与大家的作法不一样,我还是主张先在堂下拜。”

  【评析】

  孔子赞同用比较俭省的黑绸帽代替用麻织的帽子这样一种作法,但反对在面君时只在堂上跪拜的作法,表明孔子不是顽固地坚持一切都要合乎于周礼的规定,而是在他认为的原则问题上坚持己见,不愿作出让步,因跪拜问题涉及“君主之防”的大问题,与戴帽子有根本的区别。

  【原文】

  9·4子绝四——毋意(1),毋必(2),毋固(3),毋我(4)。

  【注释】

  (1)意:同臆,猜想、猜疑。

  (2)必:必定。

  (3)固:固执己见。

  (4)我:这里指自私之心。

  【译文】

  孔子杜绝了四种弊病:没有主观猜疑,没有定要实现的期望,没有固执己见之举,没有自私之心。

  【评析】

  “绝四”是孔子的一大特点,这涉及人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人只有首先做到这几点才可以完善道德,修养高尚的人格。

  【原文】

  9·5子畏于匡(1),曰:“文王(2)既没,文不在兹(3)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4)不得与(5)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6)?”

  【注释】

  (1)畏于匡:匡,地名,在今河南省长垣县西南。畏,受到威胁。公元前496年,孔子从卫国到陈国去经过匡地。匡人曾受到鲁国阳虎的掠夺和残杀。孔子的相貌与阳虎相像,匡人误以孔子就是阳虎,所以将他围困。

  (2)文王:周文王,姓姬名昌,西周开国之君周武王的父亲,是孔子认为的古代圣贤之一。

  (3)兹:这里,指孔子自己。

  (4)后死者:孔子这里指自己。

  (5)与:同“举”,这里是掌握的意思。

  (6)如予何:奈我何,把我怎么样。

  【译文】

  孔子被匡地的人们所围困时,他说:“周文王死了以后,周代的礼乐文化不都体现在我的身上吗?上天如果想要消灭这种文化,那我就不可能掌握这种文化了;上天如果不消灭这种文化,那么匡人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评析】

  外出游说时被围困,这对孔子来讲已不是第一次,当然这次是误会。但孔子有自己坚定的信念,他强调个人的主观能动作用,认为自己是周文化的继承者和传播者。不过,当孔子屡遭困厄时,他也感到人力的局限性,而把决定作用归之于天,表明他对“天命”的认可。

  【原文】

  9·6太宰(1)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2)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3)。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注释】

  (1)太宰:官名,掌握国君宫廷事务。这里的太宰,有人说是吴国的太宰伯,但不能确认。

  (2)纵:让,使,不加限量。

  (3)鄙事:卑贱的事情。

  【译文】

  太宰问子贡说:“孔夫子是位圣人吧?为什么这样多才多艺呢?”子贡说:“这本是上天让他成为圣人,而且使他多才多艺。”孔子听到后说:“太宰怎么会了解我呢?我因为少年时地位低贱,所以会许多卑贱的技艺。君子会有这么多的技艺吗?不会多的。”

  【评析】

  作为孔子的学生,子贡认为自己的老师是天才,是上天赋予他多才多艺的。但孔子这里否认了这一点。他说自己少年低贱,要谋生,就要多掌握一些技艺,这表明,当时孔子并不承认自己是圣人。

  【原文】

  9·7牢(1)曰:“子云,‘吾不试(2),故艺’。”

  【注释】

  (1)牢:郑玄说此人系孔子的学生,但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未见此人。

  (2)试:用,被任用。

  【译文】

  子牢说:“孔子说过,‘我(年轻时)没有去做官,所以会许多技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