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共课 > 经验分享 >

《罗密欧与朱立叶》(课本剧)

2021-06-14 20:23 未知

  罗密欧与朱立叶(课本剧)

  莎士比亚同名剧本之第五幕第三场

  高一(2)演员集体改编

  演员安排:罗密欧——黄首相饰

  朱丽叶——庄丽容饰

  帕里斯→杨元庆饰 劳伦斯→佘绿红饰

  蒙太古→陈金镨饰 凯普莱特→陈东汉饰

  凯普莱特夫人→林艳群饰 亲王→曾雅娜饰

  巡丁甲→吴雅惠饰 巡丁乙→庄晓俊饰

  巡丁丙→陈子森饰 侍童→李聪伟饰

  鲍尔萨泽→张连儒饰

  旁白→王儿娜、佘月薇

  指导老师:肖梦娟

  (深夜,凯普莱特家坟地,朱丽叶的墓地,朱丽叶的墓室。帕里斯和侍童手持火把[即手电筒]和一个装满花瓣的花篮。)

  帕里斯:小李子。

  侍童:喳!

  帕里斯:(看着棺材里的朱丽叶)哦!朱丽叶,你是天上的一颗星,黑夜里的一盏灯,花园里的一点红啊!大地上冒出来的一棵葱(从身上抽出一根大葱献到朱丽叶胸前)让我用花瓣为你铺床(撒花瓣作天女散花状,忽闻口哨声),咦?有人来了,是谁这么大胆敢来看我的朱丽叶,我倒要见识见识。先躲起来再说。我闪(用披风遮脸退下,在角落里张望)。

  (罗密欧和鲍尔萨泽上,手持火把[亦为手电筒]。)

  罗密欧:(停下脚步)且慢,(从身后掏出一个硕大的信封)拿着这封信,等天一亮就交给我爸(递给鲍尔萨泽)。想当初,我送给朱丽叶一枚二十克拉的钻戒,可是却被她带进了坟墓,心疼死我了,所以我今天要把它取走,你最好赶快走开,不许惦记我的戒指,否则的话(冷笑)……小心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鲍尔萨泽:少爷,俺走就是了,您别动怒啊!

  罗密欧:这才够意思。(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币,再抽掉一张,递给鲍)这钱你拿去,愿你一生幸福,拜拜了!好兄弟。

  鲍萨尔泽:(拭泪状)太感动,就冲这,俺也不能让少爷一个人在这儿,俺得陪着他(退至角落等候)。

  罗密欧:哦!朱丽叶,娘子,我来了。

  帕里斯:这就是那个迷倒无数少女的罗密欧吗?想平日他抢尽了风头,真是嫉妒死我了,如今他又害死了我的朱丽叶,我要报仇,冲啊!(上前)

  罗密欧:哎呀!鬼啊!

  帕里斯:臭屁的罗密欧你给我站住,赶快束手就擒,跟我见官去。

  罗密欧:哦,不是鬼呀!哪冒出来的野猴子敢拦我的路,识相的快闪开,别逼我动手。

  帕里斯:别吹牛了,有本事的就单挑。

  罗密欧:好啊!有个性,来吧!

  (二人格斗,用慢动作,放音乐《双截棍》,罗密欧一剑刺中帕里斯,帕里斯双手捂住胸口)。

  帕里斯:啊!救命啊!小李子快来救我!

  侍童:主子,你等着,挺住了,我这就找人去(跑下)。

  帕里斯:狗奴才,跑得比谁都快。啊,我快死了,罗密欧,把我埋在朱丽叶的身边吧,求求你了!如果你答应,我的100万的人寿保险受益人就是你了。

  罗密欧:啊呸!大丈夫富贵不能移,你以为区区100万就能打动我吗?——100万?是英镑吗?

  帕里斯:是,是,全都归你了,求你了。

  罗密欧:如果是这样——唉!谁叫我的心太软了呢?就怕别人用钱来求我,好了,成交,立个字据。(从身上掏出纸笔递给帕里斯写完,罗密欧把帕里斯搀到朱丽叶身边,帕里斯倒下。)

  帕里斯: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分钱遗产。(长叹一声,死去)。

  罗密欧:(伏在朱丽叶身旁,自言自语)唉,美女就是美女,就是香消玉殒了,还是一样漂亮。(一时激动,使劲晃动朱丽叶)娘子啊,你醒醒啊!(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娘子你为何弃我去。(拭泪)娘子啊,你怎么撇下我一个人呢,你就这样走了,咱家饲养场那些鸡以后谁喂啊!既然如此,我也不要活了——可我舍不得我那些鸡啊,今天下的蛋还没收呢!唉,算了,生命诚可贵,鸡蛋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二者皆可抛!(掏出一水瓶,上贴“全无敌牌灭害灵”,一饮而尽)哦,药匣子给这药还真派上用场了。我去了,娘子,我来了。(倒下,忽然抬起头来)味道好极了。(倒下)

  (劳伦斯修女手持圣经,胸前戴着十字架上)

  劳伦斯:昨天夜里,上帝他老人家托梦给我,说今天这里有事发生,让我来普渡众生。百里挑一,我真是很幸运耶!(猛一向前看到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尸体,手不停地画十字)唉呀!阿利鲁亚,利鲁亚……怎么会这样呢?上帝呀!宽恕我吧,刚刚半路上遇到挥泪大甩卖,忍不住抢购了一件处理t恤,正所谓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嘛!没想到误了大事,罪过,罪过。一会儿丽丽醒了,我可怎么交差呀!唉——还是先为这对冤家超渡吧!中西合壁,亲爱的主啊,请您为他们打开通往天国之路吧!

  (朱丽叶醒,看到劳伦斯。)

  朱丽叶:啊!善良的修女,where is my darling ?我的罗密欧呢?

  劳伦斯:这个嘛,丽丽,说来话长,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阻止了我们的计划,(不禁低头看身上 的处理t恤)欧欧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喧闹声起)咦?丽丽,巡夜的人来了,我们快闪吧。

  朱丽叶:不,我不走,你走吧,我要留下来陪我相公。

  劳伦斯: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还是先走为妙(下)。

  朱丽叶:(拿起水瓶)咦!相公,你好大的胃哦,全喝光了,一点儿都不留给我。在家吃饭时你就老和我抢,喝毒药你也改不了这臭毛病。还好,相公这里有把匕首,唉!可怜我这绝代佳人,今天就要命绝于此了,红颜薄命啊!相公,我来了。(自杀,倒下)。

  巡丁随侍童上。

  侍童:就是这。

  巡丁甲:(用对讲机)报告01,报告01,凯普莱特家坟地发生了一起命案,有3人死亡,死因不明,请指示,请指示。

  (旁白:01明白,01明白,立刻封锁现场,寻找目击者。)

  巡丁甲:02 明白,02明白。(对巡丁乙、丙等)包围现场, 监证科的赶快拍照取证。其他人等去周围找目击者。

  巡丁乙:(嗑巴)报——报——报——

  巡丁丙:告!

  巡丁乙:这是罗密欧的仆——仆——仆

  巡丁丙:人!

  巡丁乙:我们看见他躲在墓——墓——

  巡丁丙:(不奈烦地)唉呀,地!

  巡丁乙:我知道。

  巡丁丙:知道你倒是说出来呀。

  巡丁乙:哼!还有个修女,神色慌张地从墓地跑——跑——跑——

  巡丁丙:出来!

  巡丁乙:(瞪丙一眼)就都被我们拿——拿——拿(丙刚要接,被乙捂住嘴)阿就,下了!

  巡丁甲:哎哟,可说完了,就你这样的,得费我们局里多少话费呀!好了,好了,把人带走,收场。(众人下)

  半路上,亲王上。

  亲王:(上海普通话)一大清早的,吵什么吵。让不让人睡觉啊!(边走边打哈欠)。

  凯普莱特夫妇(朱丽叶的父母)上

  凯普莱特:外边这是咋的了,乱哄哄的。

  凯普莱特夫人:就是,咋都往咱家坟地跑呢?莫非那挖出金子了?俺就说你家老爷子死前儿,带了不少宝贝在坟里,你就不信。

  巡丁上。

  亲王:发生什么事情了?

  巡丁乙:王爷,帕里斯伯爵和罗密欧都挂了,死了两天的朱丽叶好象炸尸了,身上还热着,又被人杀了。

  亲王:走,咱们去现场看看(率众至朱丽叶墓室)

  凯普莱特:哎呀!孩子她妈,看咱闺女咋出这么多的血呢?一定和这该死的罗密欧有关。(踢罗一脚)

  凯普莱特夫人:(痛哭)小丽呀!我的儿呀!没了你,娘可咋活呀!

  蒙太古:小欧呀,你怎么也比我这白发人先走呢,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把我的棺材板钱都拿去养鸡,现在你死了,谁给我养老送终啊!(哭,以帕拭泪)

  亲王:哎哟!不要哭了,真是烦死人了,咱们先把事情弄清楚,再哭不迟嘛!(问巡丁)找到什么线索吗?

  巡丁乙:这儿有一个修——修——修——

  巡丁丙:(抢上前)哎呀,我说吧,这儿有一个修女和一个罗密欧的仆人,他们都有重大嫌疑。

  亲王:那好,咱们打道回府,升堂办案。(率众人下)

  (至县衙大堂)

  亲王:升堂。

  众巡丁:威——武——(其中一个嗑吧慢半拍)

  亲王:(拍惊堂木)带犯罪嫌疑人劳伦斯。

  巡丁甲:带犯罪嫌疑人劳伦斯。

  (劳伦斯被押上)

  亲王: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劳伦斯:大人啊,冤枉啊!(本地话)人不是我杀的呀!我是这么美丽善良怎么会杀人呢?事情是这样的,欧欧和丽丽本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上帝他老人家说君子要成人之美,所以我为他们主持了婚礼。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丽丽被逼婚,她来求我帮她,那样子真是好可怜哦!上帝他老人家又说,助人为快乐之本,所以我给了她祖传密制的安眠药,让她假死。谁知道这缺心眼的欧欧竟信以为真,自杀了。唉!都怪我,为了一个小小的意外,(看了看t恤)才没能阻止他。上帝啊,宽恕我吧!

  亲王:唉,可惜,可惜啊!修女呀!你也甭自责了,下去吧(劳伦斯下)下一个。

  (鲍尔萨泽被押上)

  鲍尔萨泽:俺家少爷是个好人呀!咋这么命短呢!刚才他还给俺一大笔钱让俺好好过下辈子,这咋说没就没了呢?(拭泪)对了,这还有封遗书,让俺给俺家老爷的。

  亲王:呈上来吧!(取出信,超快速扫了一遍)下去吧,还有谁,赶快上来吧。

  (侍童上)

  侍童:王爷,您不知道,刚刚我们主子和那姓罗的小子决斗,那才叫精彩。真是刀光剑影,天昏地暗。可惜我主子有点背,不幸被刺,我当时要打110。谁知忘记带手机,所以只能跑去公安局了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亲王:原来是这样,你也下去吧。现在休庭,待合议后结案陈词。

  (亲王与巡丁聚在一起讨论一番,不过五秒钟后马上散开)

  亲王:其他人都上来吧,我要作结案陈词(众人上,手持一纸,念)由于本法官明察秋毫,断案如神,终于把这个千古悬案轻而易举地弄个水落石出。罗密欧与朱丽叶本是天生的一对才子佳人,可惜却生在两个仇人家,遂遭父母的强烈阻挠,硬将朱丽叶许给帕里斯。朱丽叶被逼无奈,只好装死,刚刚是罗密欧与帕里斯单挑,帕里斯输了,罗密欧也为情自杀。朱丽叶醒来,悲恸欲绝,遂也自杀,真是太可怜了。都是你们这两家父母干的好事。

  凯普莱特:啊!都是我的错,(抱住蒙太古)大哥呀,要不是当年我们为争一块臭豆腐结了怨,也不至于有现在这样的结果啊!

  蒙太古:大兄弟,啥都别说了,都是臭豆腐惹的祸。走,上俺家喝两盅酒去。翠花,上酸菜!(众人下,只剩巡丁和亲王)

  亲王:(唱,套用小白菜的曲调)“清晨带来凄凉和解,太阳也在云中躲。大家回去,发声感慨,该恕该罚,再听宣判。古往今来,离合悲欢,谁曾见过,哀怨辛酸……(率巡丁下)走了,伤心了。

  (后来罗密欧与朱丽叶在天堂相会,过着幸福的生活。帕里斯沦落成乞丐)

  罗密欧:娘子,我们到那边去坐坐。

  (搀着朱丽叶坐下,乞丐上)

  乞丐:大爷,给点钱吧!(掏出几张10元钱纸币)大爷,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有好几口人等着我养呢!

  罗密欧:娘子,看他这么可怜,多给他一点吧!(又掏出几张10元钱纸币)

  乞丐:大爷,我家还有一条小狗没吃饭呢!

  (罗密欧把钱全给乞丐,乞丐退下,在角落张望)

  罗密欧:看,又有流星。

  朱丽叶:在哪里?

  罗密欧:在这里。(从口袋拿出一枚钻戒,刚要戴上。乞丐跑出来抢走钻戒下)

  罗密欧:把戒指还给我。娘子,你等着,我去追我的戒指。(下)

  朱丽叶:相公,等等我。(下)

  ~~全剧终~~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