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共课 > 经验分享 >

《漫话清高》的几点商榷

2021-06-14 20:21 未知

  一、三处标点。

  “当然,历史上对这些人的评价之高是远非清高二字可比的。”

  “也许,这就是许多人不愿彻底扬弃清高这个传统文化中的独特概念,并继续有意无意地维护其价值的原因。”这两处的“清高”二字都应该加引号。因为都具有强调及特指的目的,加引号能引起读者注意。而文中其他的“清高”则不必加引号。

  “可是孟浩然却因与故人喝酒喝得高兴,竟至失约,还说”业已饮,何恤他!“可见他对做官也有不在乎的一面。”此处的“他”后面的感叹号加得没有道理,应该删去。因为这样一来这个句子(还说“业已饮,何恤他!”)的句末就没有标点了。改正方法是将感叹号移出引号,或在引号外加逗号。

  此外:没了官做则又傲然声称“长安宫阙九天上,此地曾经为近臣”,“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共杯酒”;所以说出“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之类的话。(这两句中两联诗间的逗号应该删去或换成顿号为好)

  二、一处用词。

  看下面这个语段:清高是褒义词,但也不算很高的评价,然而古人评定清高却又是相当严格的;说严格却又没有明确的标准,因而相当模糊。这种情况结合实例来看比较清楚。例如李白,只做过短短一段宫廷诗人,还敢公然声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他本人又很希望得到清高之名;然而他却终于未成公认的清高样板。原因可能是他有时用世之心过于急切,又极为自负,比较缺乏恬退风度;而且他有了做官的可能便得意地声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没了官做则又傲然声称“长安宫阙九天上,此地曾经为近臣”,“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共杯酒”,诸如此类的话,就很难和清高挂钩了。不过,李白是伟大的诗人,他的诗不但形象思维功夫好,而且天真罄露,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此,没成为公认的清高样板,对他来说也算不了什么。这个实例只是说明古人评定清高的样板是相当严格的。

  这段的“而且他有了做官的可能”中的“而且”应该删去。因为从内容上看下文引李白的诗句恰恰是对他“用世之心过于急切,又极为自负,比较缺乏恬退风度”这个未成公认的清高样板的原因的解释。上下句是解说关系,用了“而且”反倒成了递进关系,没有道理。

相关资讯